当生活变成你并没想过要的……

生活的诡异之处在于:

一切的巨大的变化都是坏的 —— 无论是好的变化,还是坏的变化……

这并不是我的总结,这是《Story》的作者,著名编剧大师麦基在他的课上经常讲的一句话。

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?因为你每时每刻所具备的特质、技能,都是渐进积累的,都是为了你的彼时彼刻的“现状”所定制的…… 一旦巨大的变化发生,你的特质、你的技能,只能变成突然之间“不适用”了。

于是,那变化越大,你需要积累、学会的技能就越大、越难;而留给你的时间常常并不多,甚至,那变化越大,你的时间越少…… 这就好像你车速 30 迈的时候,已经是老司机的你当然处理任何意外都“游刃有余”,可突然之间速度变成了 300 迈(类比上来看,甚至可能更高,比如 30,000 迈)的时候,你过往积累的所有经验所有技能不仅可能突然失效,甚至干脆会成为“威胁”…… 你说,这能不是坏事儿吗?

而生活中最可怕的变化,很可能是与金钱相关的变化。你突然变得很富有,本质上来看和你突然变得很贫穷一样,不是什么好事儿。如果你的年收入从 20 万人民币变成了 30 万人民币,这谈不上是“巨大”的变化,只能是好事;可如果是 20 万到 200 万,甚至 2000 万的变化,那肯定是坏事儿,绝大多数人只不过是没机会“通过体验承认这个事实”而已。

那种变化就好像是在院子里无忧无虑地生活的小白兔突然有一天被“放生”到亚马逊丛林里一样…… 食物结构变了,居住条件变了,面对的物种数量和种类也全都变了 —— 都是不熟悉的。

当巨大变化发生的时候,避免自己被它绞杀的方法,没有人教我…… 幸亏我还有个自我保护的意识,所以,验证了一些有效的经验,归结起来只有一句话:

尽量保持一些重要的生活部分“坚决不变”。

生活中有什么特别重要的部分呢?在我看来,其实就这么两个:

  1. 亲情、友情
  2. 大脑的运作方式

在巨变之后,保持原有的“亲情、友情”不变,并不像很多人想象得那么简单。需要很多“站在对方角度思考”的努力,很多的时候,很少有人意识到“若是你不主动”,那么“情谊”其实是相当脆弱的一个东西。

而第二个,“大脑的运作方式”,这一点太重要了。我原来写书,巨变发生之后,我还照样写书;我原来爱好读书,巨变发生之后照样读书;我原来喜欢宅在家里不去旅游,那么就依然宅在家里不去旅游;原来靠稿费生存,那么就依然靠稿费生存(于是,生活开销渐渐提高了一些,因为稿费更多了)……

几年下来,回头细看,发现几乎所有“巨变之前没做过的事情,巨变之后做了的”,绝大部分都是失败的 —— 为什么呢?因为之前的经验和技能完全不适用么!

幸运的是,过去的五年里我学会了一件事情,“资本管理”。不仅是管自己的钱,更重要的是有能力管别人托管的钱 —— 这一点,实际上是过去的我完全没有机会体验的事情。五年后的某一天,我向当初向我托管资金的人们说:

这五年来,我最感激的是你们。感谢绝大部分“以沉默作为支持”的人;同样也感激那些在这个过程中“捣乱、扯淡、甚至挖坑”的少数那么几个人 —— 为什么呢?因为没有你们,没有你们中的任何一个,我都不可能变成今天的我。支持的人,让我感受到责任;捣乱的人,让我感受到责任的同时也明白其中的不容易;挖坑的人,既然没有坑死我,那就只能让我变得更强…… 总之,全是感谢,没有任何其它一丝一毫。

然后给这些人一个“大家只能感谢”的交代。

从另外一个角度,与金钱相关的能力无非以下几个阶段:

  • 赚到钱
  • 攒下钱
  • 能让钱生钱
  • 能管理更多的钱(即,不止自己的钱)
  • 能长期做到好的管理成绩……

现在回头看,幸亏在 2013 年的时候,我意识到“巨变”可能并不是好事,开启了“自我保护”的过程 —— 用学习(一个之前不可能有机会学习的技能)作为自己逃出“巨变诅咒”的方式。

五年过去,在与金钱相关的技能上,像打游戏一样终于“通关”。

然而,“通关”再一次是个巨大的变化,希望之前的诀窍(尽量保持一些重要的生活部分“坚决不变”)继续生效……